返回

从年少到欢喜

首页
从年少到欢喜

从年少到欢喜

作者:筱露

分类:幻想奇缘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4-18

最新:番外8

开始阅读查看目录加入书架TXT下载
从年少到欢喜小说简介
【日更,晚八点!其余时间都是修文!下本写《石缝花开》,再求个作收,么么~】 1.单季秋有时会想,如果她可以再选一次,她希望不是陆允的青梅,从小到大不受他的保护。这样她至少有胆量光明正大的喜欢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守着这个酸甜又苦涩的秘密,怂到害怕他发现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允人帅风趣又有些吊儿郎当,七中公认的低调校草,什么都好。硬要说他哪儿不好,大抵就是被他的青梅常年在名次上碾压。 陆允:“打个赌,这次考过你,你就给我洗一个月的袜子。” 单季秋:“……” 陆允口无遮拦:“要你赢了,我不但给你洗一个月袜子,我还帮你洗一个月内衣。” 单季秋:“滚。”脑溢血了。 2.多年后,朋友问陆允:“听说你以前有个比你成绩还好的小青梅,我真好奇居然有人能碾压你,但怎么从没见过。” 陆允懒散地靠坐在车里,嘴上衔着一只未点燃的烟,一双桃花眼越过车窗深深地凝着校门口那个没什么表情的冷艳姑娘:“我也……好久不见。” 3.后来,单季秋回七中遇上了陆允高中的追求者,她幸灾乐祸道:“听说陆允要结婚了,你俩不能像以前那么好了吧。”话音落,她目光越过单季秋身后:“呵,白天不能说人,那不是陆允吗?” 单季秋转身看去,男人一袭西装,英俊不凡,褪去年少时的青涩,男人味儿十足。 单季秋弯起一抹淡笑,当着众人伸手:“好久不见。” 陆允瞧着单季秋,神色淡然地回握:“好久不见。” 单季秋:“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 陆允:“谢谢。” 单季秋:“那我进去了。” 陆允:“嗯。” 单季秋转身刚走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往回勾,耳边是男人低沉带笑的声音:“我就停个车,就好久不见了?陆太太。” 单季秋7岁,陆允蹲在她面前,揉了揉她手臂的瘀伤:“叫我一声阿允哥哥,我护着你。” 单季秋25岁,陆允半跪在她面前,眉目间满是柔情:“叫我一声老公,我给你整个童话世界。” 那时年少皆秘密,此后欢喜都是你。 最好的爱情就是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和例外。 *不信童话的努力型少女VS要造童话的天赋型少年 *青梅竹马双暗恋,双c,校园到都市(校服到婚纱),HE甜文。 接档文《石缝花开》求预收~ 文案: 慕卡尔的街市发生暴动,褚一诺被一亚洲男人猛扯到巷子里护住,她刚才所在之地被流弹破出伤痕。此人偏头看向外面,给她留下一个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再看,是他漆黑眸中冷冽的警惕。 “中国人?”褚一诺被他压的背脊生疼,言语戒备。 “中国军人。”顾尧头也没回地沉声道。 再见,是在谈判场,面对暴徒。 褚一诺认出顾尧来,伸手一笑:“我知道,中国军人。” 顾尧唇角微勾,回握一下:“顾尧。” 暴徒一口不标准的英语:“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再再见,渝江,相亲局。 蒙在鼓里的俩人被领导拎过来相亲,美其名曰军警一家亲。 顾尧直截了当:“不好意思,看来大家都是被逼的,走个过场?” 褚一诺搁在桌面上的手抬起撑着脸颊,眉眼含笑:“要不,认真相一下?” “你这是……”顾尧往椅背上一靠,渐渐弯起了唇角,瞧着对面的姑娘,笑得意味深长:“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后来,褚一诺放弃了顾尧那个茅坑里的石头跟别人相亲,被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男人塞进车里。 在副驾上挣扎的褚一诺:“顾队,打扰别人相亲很不礼貌。” 双手摁住女人双肩的顾尧:“褚老师,移情别恋的够快。” 褚一诺这小半辈子没输过一场谈判,却偏偏输给了顾尧。 顾尧在找一个人,一找便是二十年。直到某天,他看到了褚一诺肩胛上的疤。 立意:心怀理想,正直善良。一个关于成长与爱的故事!
从年少到欢喜最新章节
查看《从年少到欢喜》完整目录

从年少到欢喜相关词

猜您喜欢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作者:姜初九

【日更,晚八点!其余时间都是修文!下本写《石缝花开》,再求个作收,么么~】 1.单季秋有时会想,如果她可以再选一次,她希望不是陆允的青梅,从小到大不受他的保护。这样她至少有胆量光明正大的喜欢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守着这个酸甜又苦涩的秘密,怂到害怕他发现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允人帅风趣又有些吊儿郎当,七中公认的低调校草,什么都好。硬要说他哪儿不好,大抵就是被他的青梅常年在名次上碾压。 陆允:“打个赌,这次考过你,你就给我洗一个月的袜子。” 单季秋:“……” 陆允口无遮拦:“要你赢了,我不但给你洗一个月袜子,我还帮你洗一个月内衣。” 单季秋:“滚。”脑溢血了。 2.多年后,朋友问陆允:“听说你以前有个比你成绩还好的小青梅,我真好奇居然有人能碾压你,但怎么从没见过。” 陆允懒散地靠坐在车里,嘴上衔着一只未点燃的烟,一双桃花眼越过车窗深深地凝着校门口那个没什么表情的冷艳姑娘:“我也……好久不见。” 3.后来,单季秋回七中遇上了陆允高中的追求者,她幸灾乐祸道:“听说陆允要结婚了,你俩不能像以前那么好了吧。”话音落,她目光越过单季秋身后:“呵,白天不能说人,那不是陆允吗?” 单季秋转身看去,男人一袭西装,英俊不凡,褪去年少时的青涩,男人味儿十足。 单季秋弯起一抹淡笑,当着众人伸手:“好久不见。” 陆允瞧着单季秋,神色淡然地回握:“好久不见。” 单季秋:“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 陆允:“谢谢。” 单季秋:“那我进去了。” 陆允:“嗯。” 单季秋转身刚走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往回勾,耳边是男人低沉带笑的声音:“我就停个车,就好久不见了?陆太太。” 单季秋7岁,陆允蹲在她面前,揉了揉她手臂的瘀伤:“叫我一声阿允哥哥,我护着你。” 单季秋25岁,陆允半跪在她面前,眉目间满是柔情:“叫我一声老公,我给你整个童话世界。” 那时年少皆秘密,此后欢喜都是你。 最好的爱情就是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和例外。 *不信童话的努力型少女VS要造童话的天赋型少年 *青梅竹马双暗恋,双c,校园到都市(校服到婚纱),HE甜文。 接档文《石缝花开》求预收~ 文案: 慕卡尔的街市发生暴动,褚一诺被一亚洲男人猛扯到巷子里护住,她刚才所在之地被流弹破出伤痕。此人偏头看向外面,给她留下一个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再看,是他漆黑眸中冷冽的警惕。 “中国人?”褚一诺被他压的背脊生疼,言语戒备。 “中国军人。”顾尧头也没回地沉声道。 再见,是在谈判场,面对暴徒。 褚一诺认出顾尧来,伸手一笑:“我知道,中国军人。” 顾尧唇角微勾,回握一下:“顾尧。” 暴徒一口不标准的英语:“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再再见,渝江,相亲局。 蒙在鼓里的俩人被领导拎过来相亲,美其名曰军警一家亲。 顾尧直截了当:“不好意思,看来大家都是被逼的,走个过场?” 褚一诺搁在桌面上的手抬起撑着脸颊,眉眼含笑:“要不,认真相一下?” “你这是……”顾尧往椅背上一靠,渐渐弯起了唇角,瞧着对面的姑娘,笑得意味深长:“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后来,褚一诺放弃了顾尧那个茅坑里的石头跟别人相亲,被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男人塞进车里。 在副驾上挣扎的褚一诺:“顾队,打扰别人相亲很不礼貌。” 双手摁住女人双肩的顾尧:“褚老师,移情别恋的够快。” 褚一诺这小半辈子没输过一场谈判,却偏偏输给了顾尧。 顾尧在找一个人,一找便是二十年。直到某天,他看到了褚一诺肩胛上的疤。 立意:心怀理想,正直善良。一个关于成长与爱的故事!

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

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

作者:小林深深

【日更,晚八点!其余时间都是修文!下本写《石缝花开》,再求个作收,么么~】 1.单季秋有时会想,如果她可以再选一次,她希望不是陆允的青梅,从小到大不受他的保护。这样她至少有胆量光明正大的喜欢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守着这个酸甜又苦涩的秘密,怂到害怕他发现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允人帅风趣又有些吊儿郎当,七中公认的低调校草,什么都好。硬要说他哪儿不好,大抵就是被他的青梅常年在名次上碾压。 陆允:“打个赌,这次考过你,你就给我洗一个月的袜子。” 单季秋:“……” 陆允口无遮拦:“要你赢了,我不但给你洗一个月袜子,我还帮你洗一个月内衣。” 单季秋:“滚。”脑溢血了。 2.多年后,朋友问陆允:“听说你以前有个比你成绩还好的小青梅,我真好奇居然有人能碾压你,但怎么从没见过。” 陆允懒散地靠坐在车里,嘴上衔着一只未点燃的烟,一双桃花眼越过车窗深深地凝着校门口那个没什么表情的冷艳姑娘:“我也……好久不见。” 3.后来,单季秋回七中遇上了陆允高中的追求者,她幸灾乐祸道:“听说陆允要结婚了,你俩不能像以前那么好了吧。”话音落,她目光越过单季秋身后:“呵,白天不能说人,那不是陆允吗?” 单季秋转身看去,男人一袭西装,英俊不凡,褪去年少时的青涩,男人味儿十足。 单季秋弯起一抹淡笑,当着众人伸手:“好久不见。” 陆允瞧着单季秋,神色淡然地回握:“好久不见。” 单季秋:“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 陆允:“谢谢。” 单季秋:“那我进去了。” 陆允:“嗯。” 单季秋转身刚走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往回勾,耳边是男人低沉带笑的声音:“我就停个车,就好久不见了?陆太太。” 单季秋7岁,陆允蹲在她面前,揉了揉她手臂的瘀伤:“叫我一声阿允哥哥,我护着你。” 单季秋25岁,陆允半跪在她面前,眉目间满是柔情:“叫我一声老公,我给你整个童话世界。” 那时年少皆秘密,此后欢喜都是你。 最好的爱情就是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和例外。 *不信童话的努力型少女VS要造童话的天赋型少年 *青梅竹马双暗恋,双c,校园到都市(校服到婚纱),HE甜文。 接档文《石缝花开》求预收~ 文案: 慕卡尔的街市发生暴动,褚一诺被一亚洲男人猛扯到巷子里护住,她刚才所在之地被流弹破出伤痕。此人偏头看向外面,给她留下一个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再看,是他漆黑眸中冷冽的警惕。 “中国人?”褚一诺被他压的背脊生疼,言语戒备。 “中国军人。”顾尧头也没回地沉声道。 再见,是在谈判场,面对暴徒。 褚一诺认出顾尧来,伸手一笑:“我知道,中国军人。” 顾尧唇角微勾,回握一下:“顾尧。” 暴徒一口不标准的英语:“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再再见,渝江,相亲局。 蒙在鼓里的俩人被领导拎过来相亲,美其名曰军警一家亲。 顾尧直截了当:“不好意思,看来大家都是被逼的,走个过场?” 褚一诺搁在桌面上的手抬起撑着脸颊,眉眼含笑:“要不,认真相一下?” “你这是……”顾尧往椅背上一靠,渐渐弯起了唇角,瞧着对面的姑娘,笑得意味深长:“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后来,褚一诺放弃了顾尧那个茅坑里的石头跟别人相亲,被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男人塞进车里。 在副驾上挣扎的褚一诺:“顾队,打扰别人相亲很不礼貌。” 双手摁住女人双肩的顾尧:“褚老师,移情别恋的够快。” 褚一诺这小半辈子没输过一场谈判,却偏偏输给了顾尧。 顾尧在找一个人,一找便是二十年。直到某天,他看到了褚一诺肩胛上的疤。 立意:心怀理想,正直善良。一个关于成长与爱的故事!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

作者:猪宝宝萌萌哒

【日更,晚八点!其余时间都是修文!下本写《石缝花开》,再求个作收,么么~】 1.单季秋有时会想,如果她可以再选一次,她希望不是陆允的青梅,从小到大不受他的保护。这样她至少有胆量光明正大的喜欢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守着这个酸甜又苦涩的秘密,怂到害怕他发现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允人帅风趣又有些吊儿郎当,七中公认的低调校草,什么都好。硬要说他哪儿不好,大抵就是被他的青梅常年在名次上碾压。 陆允:“打个赌,这次考过你,你就给我洗一个月的袜子。” 单季秋:“……” 陆允口无遮拦:“要你赢了,我不但给你洗一个月袜子,我还帮你洗一个月内衣。” 单季秋:“滚。”脑溢血了。 2.多年后,朋友问陆允:“听说你以前有个比你成绩还好的小青梅,我真好奇居然有人能碾压你,但怎么从没见过。” 陆允懒散地靠坐在车里,嘴上衔着一只未点燃的烟,一双桃花眼越过车窗深深地凝着校门口那个没什么表情的冷艳姑娘:“我也……好久不见。” 3.后来,单季秋回七中遇上了陆允高中的追求者,她幸灾乐祸道:“听说陆允要结婚了,你俩不能像以前那么好了吧。”话音落,她目光越过单季秋身后:“呵,白天不能说人,那不是陆允吗?” 单季秋转身看去,男人一袭西装,英俊不凡,褪去年少时的青涩,男人味儿十足。 单季秋弯起一抹淡笑,当着众人伸手:“好久不见。” 陆允瞧着单季秋,神色淡然地回握:“好久不见。” 单季秋:“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 陆允:“谢谢。” 单季秋:“那我进去了。” 陆允:“嗯。” 单季秋转身刚走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往回勾,耳边是男人低沉带笑的声音:“我就停个车,就好久不见了?陆太太。” 单季秋7岁,陆允蹲在她面前,揉了揉她手臂的瘀伤:“叫我一声阿允哥哥,我护着你。” 单季秋25岁,陆允半跪在她面前,眉目间满是柔情:“叫我一声老公,我给你整个童话世界。” 那时年少皆秘密,此后欢喜都是你。 最好的爱情就是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和例外。 *不信童话的努力型少女VS要造童话的天赋型少年 *青梅竹马双暗恋,双c,校园到都市(校服到婚纱),HE甜文。 接档文《石缝花开》求预收~ 文案: 慕卡尔的街市发生暴动,褚一诺被一亚洲男人猛扯到巷子里护住,她刚才所在之地被流弹破出伤痕。此人偏头看向外面,给她留下一个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再看,是他漆黑眸中冷冽的警惕。 “中国人?”褚一诺被他压的背脊生疼,言语戒备。 “中国军人。”顾尧头也没回地沉声道。 再见,是在谈判场,面对暴徒。 褚一诺认出顾尧来,伸手一笑:“我知道,中国军人。” 顾尧唇角微勾,回握一下:“顾尧。” 暴徒一口不标准的英语:“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再再见,渝江,相亲局。 蒙在鼓里的俩人被领导拎过来相亲,美其名曰军警一家亲。 顾尧直截了当:“不好意思,看来大家都是被逼的,走个过场?” 褚一诺搁在桌面上的手抬起撑着脸颊,眉眼含笑:“要不,认真相一下?” “你这是……”顾尧往椅背上一靠,渐渐弯起了唇角,瞧着对面的姑娘,笑得意味深长:“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后来,褚一诺放弃了顾尧那个茅坑里的石头跟别人相亲,被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男人塞进车里。 在副驾上挣扎的褚一诺:“顾队,打扰别人相亲很不礼貌。” 双手摁住女人双肩的顾尧:“褚老师,移情别恋的够快。” 褚一诺这小半辈子没输过一场谈判,却偏偏输给了顾尧。 顾尧在找一个人,一找便是二十年。直到某天,他看到了褚一诺肩胛上的疤。 立意:心怀理想,正直善良。一个关于成长与爱的故事!

盛世商女:天才小神棍

盛世商女:天才小神棍

作者:妖治天下

【日更,晚八点!其余时间都是修文!下本写《石缝花开》,再求个作收,么么~】 1.单季秋有时会想,如果她可以再选一次,她希望不是陆允的青梅,从小到大不受他的保护。这样她至少有胆量光明正大的喜欢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守着这个酸甜又苦涩的秘密,怂到害怕他发现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允人帅风趣又有些吊儿郎当,七中公认的低调校草,什么都好。硬要说他哪儿不好,大抵就是被他的青梅常年在名次上碾压。 陆允:“打个赌,这次考过你,你就给我洗一个月的袜子。” 单季秋:“……” 陆允口无遮拦:“要你赢了,我不但给你洗一个月袜子,我还帮你洗一个月内衣。” 单季秋:“滚。”脑溢血了。 2.多年后,朋友问陆允:“听说你以前有个比你成绩还好的小青梅,我真好奇居然有人能碾压你,但怎么从没见过。” 陆允懒散地靠坐在车里,嘴上衔着一只未点燃的烟,一双桃花眼越过车窗深深地凝着校门口那个没什么表情的冷艳姑娘:“我也……好久不见。” 3.后来,单季秋回七中遇上了陆允高中的追求者,她幸灾乐祸道:“听说陆允要结婚了,你俩不能像以前那么好了吧。”话音落,她目光越过单季秋身后:“呵,白天不能说人,那不是陆允吗?” 单季秋转身看去,男人一袭西装,英俊不凡,褪去年少时的青涩,男人味儿十足。 单季秋弯起一抹淡笑,当着众人伸手:“好久不见。” 陆允瞧着单季秋,神色淡然地回握:“好久不见。” 单季秋:“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 陆允:“谢谢。” 单季秋:“那我进去了。” 陆允:“嗯。” 单季秋转身刚走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往回勾,耳边是男人低沉带笑的声音:“我就停个车,就好久不见了?陆太太。” 单季秋7岁,陆允蹲在她面前,揉了揉她手臂的瘀伤:“叫我一声阿允哥哥,我护着你。” 单季秋25岁,陆允半跪在她面前,眉目间满是柔情:“叫我一声老公,我给你整个童话世界。” 那时年少皆秘密,此后欢喜都是你。 最好的爱情就是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和例外。 *不信童话的努力型少女VS要造童话的天赋型少年 *青梅竹马双暗恋,双c,校园到都市(校服到婚纱),HE甜文。 接档文《石缝花开》求预收~ 文案: 慕卡尔的街市发生暴动,褚一诺被一亚洲男人猛扯到巷子里护住,她刚才所在之地被流弹破出伤痕。此人偏头看向外面,给她留下一个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再看,是他漆黑眸中冷冽的警惕。 “中国人?”褚一诺被他压的背脊生疼,言语戒备。 “中国军人。”顾尧头也没回地沉声道。 再见,是在谈判场,面对暴徒。 褚一诺认出顾尧来,伸手一笑:“我知道,中国军人。” 顾尧唇角微勾,回握一下:“顾尧。” 暴徒一口不标准的英语:“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再再见,渝江,相亲局。 蒙在鼓里的俩人被领导拎过来相亲,美其名曰军警一家亲。 顾尧直截了当:“不好意思,看来大家都是被逼的,走个过场?” 褚一诺搁在桌面上的手抬起撑着脸颊,眉眼含笑:“要不,认真相一下?” “你这是……”顾尧往椅背上一靠,渐渐弯起了唇角,瞧着对面的姑娘,笑得意味深长:“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后来,褚一诺放弃了顾尧那个茅坑里的石头跟别人相亲,被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男人塞进车里。 在副驾上挣扎的褚一诺:“顾队,打扰别人相亲很不礼貌。” 双手摁住女人双肩的顾尧:“褚老师,移情别恋的够快。” 褚一诺这小半辈子没输过一场谈判,却偏偏输给了顾尧。 顾尧在找一个人,一找便是二十年。直到某天,他看到了褚一诺肩胛上的疤。 立意:心怀理想,正直善良。一个关于成长与爱的故事!

大佬们的白月光替身我不当了

大佬们的白月光替身我不当了

作者:尾调儿

【日更,晚八点!其余时间都是修文!下本写《石缝花开》,再求个作收,么么~】 1.单季秋有时会想,如果她可以再选一次,她希望不是陆允的青梅,从小到大不受他的保护。这样她至少有胆量光明正大的喜欢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守着这个酸甜又苦涩的秘密,怂到害怕他发现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允人帅风趣又有些吊儿郎当,七中公认的低调校草,什么都好。硬要说他哪儿不好,大抵就是被他的青梅常年在名次上碾压。 陆允:“打个赌,这次考过你,你就给我洗一个月的袜子。” 单季秋:“……” 陆允口无遮拦:“要你赢了,我不但给你洗一个月袜子,我还帮你洗一个月内衣。” 单季秋:“滚。”脑溢血了。 2.多年后,朋友问陆允:“听说你以前有个比你成绩还好的小青梅,我真好奇居然有人能碾压你,但怎么从没见过。” 陆允懒散地靠坐在车里,嘴上衔着一只未点燃的烟,一双桃花眼越过车窗深深地凝着校门口那个没什么表情的冷艳姑娘:“我也……好久不见。” 3.后来,单季秋回七中遇上了陆允高中的追求者,她幸灾乐祸道:“听说陆允要结婚了,你俩不能像以前那么好了吧。”话音落,她目光越过单季秋身后:“呵,白天不能说人,那不是陆允吗?” 单季秋转身看去,男人一袭西装,英俊不凡,褪去年少时的青涩,男人味儿十足。 单季秋弯起一抹淡笑,当着众人伸手:“好久不见。” 陆允瞧着单季秋,神色淡然地回握:“好久不见。” 单季秋:“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 陆允:“谢谢。” 单季秋:“那我进去了。” 陆允:“嗯。” 单季秋转身刚走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往回勾,耳边是男人低沉带笑的声音:“我就停个车,就好久不见了?陆太太。” 单季秋7岁,陆允蹲在她面前,揉了揉她手臂的瘀伤:“叫我一声阿允哥哥,我护着你。” 单季秋25岁,陆允半跪在她面前,眉目间满是柔情:“叫我一声老公,我给你整个童话世界。” 那时年少皆秘密,此后欢喜都是你。 最好的爱情就是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和例外。 *不信童话的努力型少女VS要造童话的天赋型少年 *青梅竹马双暗恋,双c,校园到都市(校服到婚纱),HE甜文。 接档文《石缝花开》求预收~ 文案: 慕卡尔的街市发生暴动,褚一诺被一亚洲男人猛扯到巷子里护住,她刚才所在之地被流弹破出伤痕。此人偏头看向外面,给她留下一个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再看,是他漆黑眸中冷冽的警惕。 “中国人?”褚一诺被他压的背脊生疼,言语戒备。 “中国军人。”顾尧头也没回地沉声道。 再见,是在谈判场,面对暴徒。 褚一诺认出顾尧来,伸手一笑:“我知道,中国军人。” 顾尧唇角微勾,回握一下:“顾尧。” 暴徒一口不标准的英语:“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再再见,渝江,相亲局。 蒙在鼓里的俩人被领导拎过来相亲,美其名曰军警一家亲。 顾尧直截了当:“不好意思,看来大家都是被逼的,走个过场?” 褚一诺搁在桌面上的手抬起撑着脸颊,眉眼含笑:“要不,认真相一下?” “你这是……”顾尧往椅背上一靠,渐渐弯起了唇角,瞧着对面的姑娘,笑得意味深长:“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后来,褚一诺放弃了顾尧那个茅坑里的石头跟别人相亲,被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男人塞进车里。 在副驾上挣扎的褚一诺:“顾队,打扰别人相亲很不礼貌。” 双手摁住女人双肩的顾尧:“褚老师,移情别恋的够快。” 褚一诺这小半辈子没输过一场谈判,却偏偏输给了顾尧。 顾尧在找一个人,一找便是二十年。直到某天,他看到了褚一诺肩胛上的疤。 立意:心怀理想,正直善良。一个关于成长与爱的故事!

站内强推:邪凤逆天天运贵女古穿今:神医娇妻是学霸炮灰女主在线逆袭重生之媳妇逆袭团宠大佬她只想咸鱼影后她只想回家种田在偏执反派怀里疯狂撒娇被迫绑定恋爱系统后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假戏真婚高冷大叔,宠妻无度!越界招惹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妹妹老婆大人是学霸满级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娇妻狠撩人:御爷,抱!天降萌宝:团宠妈咪带球跑偏执江少又疯狂吃醋了穿书女配想下线穿书女配她飒翻了我不好哄的大佬的影帝小娇夫战神归来:大佬马甲美又飒向隔壁许先生撒个娇重生八零小福女重生燃情:小妻香软美又飒在年代文里头做炮灰如果爱情注定悲伤真千金是全能大佬反穿九零:崩坏剧情后大佬她燃爆了顶级画师超纲了穿成八零福运小团宝他的夫人是神明傅少,你老婆又怀孕了重生奋斗俏娇媳娱乐圈大佬是柠檬精段少的老婆是大佬掉马后我A翻全世界重生之幸福久久恶魔总裁的掌心宠隐婚成爱傅爷今天又被怼了毁灭吧,女配再也不想装了你与春风皆过客墨少,夫人成了国民媳妇我靠玄学在娱乐圈风生水起你的微笑是我遇到最温暖的风1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小奶包她超级甜
经典收藏: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满级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全能大佬她人美路子野团宠大佬她只想咸鱼恃婚而骄真偶像不会昙花一现[娱乐圈]斗图小能手重回九零之完美人生他与微光皆倾城豪门隐婚之闪来的爱妻带着学霸老公重生超级旺夫系统隐婚:邢二少宠妻要翻车天降萌宝:靳少追妻忙江先生你又被抛弃了亿万星辰不及你以他为名的荣耀在星辉斑斓的地方等你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重生奋斗俏娇媳病娇反派养成记蚀骨情深:贺太太,复婚吧小屁孩桃花绚烂时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24分之1你看见我的鸟了吗小蛮腰鲜妻有喜:狼性老公深深爱[综]你掉的是哪个宰?肆意痴缠化劫之神道至尊悟子哥·揍敌客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姐姐我家民宿通古代踹掉男友嫁他叔她的4.3亿年:世界观从年少到欢喜绝美女子去修仙and悟道仙机狐仙之灵石传说震惊!耽美大神终于日万了!大佬她有九个哥哥星脉大陆之幻境异世寻梦记选秀退赛的我被叶少独宠我家影后是锦鲤每晚都在大佬梦中陆少的暖婚新妻撒娇霸总最好命空间重生之灵泉小饭馆穿成八零福气包